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梦回草滩  

2012-03-13 12:41:3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回草滩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博友资料图片)

 

出西安城北行数十里,沿西铜高速左拐,一条崎岖蜿蜒的乡间小道引着我们一路颠簸而行。穿过密密麻麻的青纱帐、杨树林、百亩莲池,一望无际微微泛黄待收的麦浪翻滚的沃野,穿过学校、医院、场部,就是那再也熟悉不过高大的厂房了。我分明看到了厂区长龙般拉满玉米的车队从库房一直排到厂区外的大街上,挤过车队缝隙,我从车间林立的管道间疾速穿行,快速奔向师傅。一副高大身材白白胖胖扎着马尾的熟悉身影顿时跃然眼前,正笑盈盈和蔼可亲地望着我。“师傅,我回来了……”

多少回,梦中总是清晰地回放着二十年前草滩实习那令人刻骨铭心的场景,总是牵挂着一份未了的情结,总想去场部看看,去实习过的工厂看看,去曾经给过我温暖的车间看看,看看我那也许苍老很多而梦中依旧年轻的师傅们。

刚好,上级组织一回岗前培训,地点就在渭水园,也就是现在的草滩现代农业综合开发区,原来的场部所在地。

我一阵窃喜。呵呵,终于可以圆梦了。庆幸的话,说不定还真能见到我那些二十年来未曾谋面的师傅们呢。

车子沿着三环一路北行,却总找不到渭水园的出口。导航输入了几次都查而未果,只好硬着头皮凭直觉朝前开,极目四望,三环北绕城高速下全是密密麻麻的路网和绿化得像公园的城市林网。行人很少,车辆却很多,一路飞驰着从我们身边疾驰而过,几乎看不到走路的人。

“差不多了,就从这儿下,再走就又远了。”

我们决定从出口收费站问问。停下车,又试了一回“渭水园温泉度假村”,摁下了“确定”。

“成功啦!”伙伴一阵兴奋,我们就像迷途的羔羊又找到了回家的路。

梦回草滩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沿着导航指向标,我们加大了油门,一个又一个盘旋如迷宫的宽阔马路,一座又一座直插云天的高楼、厂房,功能齐全,造型超前的广场,城市绿地,全然没了我记忆中的杨树林、莲池、沃野,我们仿佛置身陌生世界,迷迷蒙蒙地没有一点自信,只能本能地跟着指向标一路前行。

约摸半个钟头,车子拐进了渭河边一个相对还算有点人气的地方。

“到了。”

挤进人群,交钱,登记,领牌,我们匆匆拾级而上,把自己安顿好,伙伴累得一头扎进被窝一动不动。

我却有点激动。放下行李,告别伙伴,便沿着新拓宽的街道,摸索着寻找梦中的记忆。原来的场部不见了,却多出了草滩现代农业综合开发区的牌子,里面停了好多小车,街上行人不多,几家商店、几家餐馆零零落落,生意也萧条得可怜。

“学校!”我眼前一亮。“前面就该是药厂了。”

果然,一条破旧的柏油路直通里面。横对马路的醒目处砌出一道斜面墙,上面已没了当年的“制药厂”几个醒目大字,成了一面残破的孤墙。高大的玻璃厂房显然多年未曾使用,上面积满了厚厚的灰尘,连结的管道在风雨中剥蚀得岌岌可危。整个厂区死寂得教人害怕。怎么也不能让我与当年机声隆隆、人欢马叫、人声鼎沸的热闹场面联系起来。我的心一下子像沉进了无尽的深渊,没有落处。

我不知怎么从厂区里走出来的。仍不死心,只是凭着朦朦胧胧印记继续寻找我当年的师傅们。“出门前行,文化室、棋牌室、歌舞厅……”怎么全没了踪影。也许,它们已变成了今天我脚下宽阔的柏油马路。穿过马路,路南一道被粉刷得雪白的粉墙留出一个缺口,露出一排排低矮的拱顶房,我仿佛又看到了匆匆忙忙下班的师傅们,顾不上洗去满脸的疲惫,放下自行车,一头钻进窝棚里,于是各家各户传来咚咚的剁菜声,“滋哩嚓啦——”的炒菜声,整个吃住合一的职工聚居区便飘出一股馋人的香气,传来孩子们无忧无虑的欢笑。

“咣——咣——”一阵沉闷的敲击声把我拉回了现实。从粉墙豁口进去,几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正用砖块砸废弃房上的门窗。好多房子已门窗全无,显然已废弃多年,旁边堆满了花花绿绿的垃圾,散发出阵阵恶臭。偶尔有几个完好的房里,还住着民工摸样的陌生人。有的一户占了几个房子,隔出一个小单元来,串着一串红红的灯笼,宣示着还有人住,过道里杂物塞得严严实实,静谧得让人感觉不出像是呆在城市里。墙外,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向棚户区直逼而来。

“这里的确就是你要找的那家工厂。都停产好多年了,后来一直没能启用,人都四里八下奔生计去了。”在我的一再努力下,才从一位老者口中得知了那段别后的历史。

梦回草滩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我心头忽然涌动出一股无尽的悲凉来,不单为我那久未谋面的师傅们,更为自然法则中优胜劣汰的无情。或许这只是社会发展中的阵痛罢,在一个今天沦落的地方,说不定明天就会崛起一座辉煌的大厦,在一个悄无声息死寂的地方,说不定明天就会变成热闹非凡的城市。而我们所目睹的,或许不过是暂时的沦落与繁荣并存的嬗变罢。

我只有一个信念,也希望有这样一个信念,我的师傅们今天依然过得很好,有生之年能见到我过得很好的师傅们。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