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虎子  

2013-01-17 11:13: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虎子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博友资料图片)

 

家里一贯过日子细发,从不养猫啊狗啊什么的宠物,怕无形增加开支,影响我们兄弟姐妹学习。

说也奇怪,有一年,母亲破天荒从二姨家拎回一只狗崽来。

那年月正处在八十年代末期,农村冬季偷盗成风,一夜间整村牛羊失踪不是天方夜谭,有的还将羊头缰绳弃之当街,挑衅意味浓重。更有传得邪乎的,有失主发现牛羊被盗,奋力去追,盗贼竟背了牛羊,边跑边剥,追出村,盗贼势众,几乎成军,只好住了脚。

可能是这个原因罢,家里更希望狗崽长大威武勇猛些,能够看家护院,索性取名“虎子”。

虎子通人性,小小的就不离我们兄弟姐妹左右。我喊声,“虎子!”虎子立即撒欢地跑过来,摇头摆尾,这儿闻闻,哪儿嗅嗅。对面弟弟又故意跑远了,“虎子虎子!来呀。”虎子又扭过头,放开躯体,冲了过去。

学期末,我从小城归来,虎子俨然成了一只成年威猛的大狗,远远地,虎子竖起耳朵,双目凝视,警惕地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仿佛脑际间快速查阅着我的档案。忽然,虎子撒开腿,箭一般飞过来,在我身边蹭咬着,哼哼唧唧地亲昵着,前跳后窜地依偎着,亲密得好像多年不见的朋友。

虎子终于认出我来了。凭嗅觉还是记忆,我不得而知。

“虎子虎子,鞋!”虎子叼来一只又去叼另一只。

“虎子虎子,书包!”虎子叼着,弟弟前面走着,去同学家写作业。

一年冬季,月高风紧,寒风刮得靠墙的玉米叶沙啦沙啦直响。警惕的虎子突然从梦中惊醒,紧张地竖起双耳。

紧接着墙外传来“嗵嗵嗵嗵——”人的走路声。

虎子匍匐爬行,肉垫脚走得悄无声息。

门口响起了窸窸窣窣的拨门声。

虎子屈蹲了身体。

门“咿呀——”一声轻开。

虎子“嗖”一声扑了上去。

“啊呀——妈呀——”竟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虎子!”母亲一声断喝,虎子嘴里已揪下一条破围巾来,嘴角还淌着几滴血。

一条身影忍着剧痛战战兢兢地迅速消失在夜幕里。

“虎子,送回去!”虎子叼了围巾,也消失在夜幕里。

后来,我才明白,母亲听出了黑影的声音,念其尚未成家,怕追下去小伙儿没法活人,欲擒故纵,连铁证也让狗送还给了人。

以后,小伙儿每每门前经过,虎子都会忿忿不平地低吼一两声。

(原创)虎子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虎子——虎子——”

刚开门,我就看见虎子的身影闪了一下,疯一般冲进屋,反常地第一次对我们熟视无睹。

我和弟弟家人紧紧追赶,生怕虎子惹出什么事端。然而,找遍了角角落落,都没有虎子的踪影。

我有一丝不祥的感觉。

弟弟也有一丝不像的感觉。

家人都有了一丝不祥的感觉。

母亲默默走向洞开的炕洞,从炕洞里拖出已经僵硬的虎子。虎子嘴里拖着带沫的涎水,拉得有半尺长。

“中毒了,虎子拼尽了最后的力气跑回家,还是……”

“查出来谁干的,我非拼了他……”

母亲制止了我。

我和弟弟拿起铁锹,把虎子葬在了后院大榆树底下,就当虎子还在我们家。

以后每每回来,就会想起虎子远远跑来的身影,想起它蹭我亲我的感觉,只是心里空落落地总觉少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