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打 枣  

2013-10-04 11:38: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或许是在康桥工作过的缘故罢,每到国庆相枣成熟时节,心中难免会萌生出一种无来由的冲动来,总想去河滩枣林里撒野般爬高摸低,接受“相枣雨”的神圣洗礼。

说与妻听,不想与她不谋而合,竟忘了她原本就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康桥人。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人民路一直东行上西咸二级路,约摸十分钟车程,逶迤蜿蜒的石川河便郁郁葱葱眼前。满眼翠绿,星星点点的红宝石镶嵌其间,在枝头眨巴眨巴着眼睛,随阵阵清风跳跃着舞动着,忽隐忽现。

缘着半坡林间羊肠小道,满枝满树的相枣如珍珠玛瑙婆娑而来,从天际而生,直垂苍茫大地,恩泽万物众生。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唰——唰唰唰——”

一阵疾风骤雨般的热烈,淌起一阵河土的烟尘,但头顶依然艳阳高照。

“哦,是‘相枣雨’,人们都已经打上枣啦!”

枣树枝头拼命地颠簸着,摇晃着,挣扎着,借着惯性力和地球的吸引力,摆脱枝头的相枣急雨般倾斜而下,砸向松软的河滩沙地,留下一个个枣子大小的深坑,枣子却安然无恙。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几欲离了小径向园里而去。

“回来!没听过‘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的古训么?别去无事生非。”

我只好强压心中那份好奇的冲动,边走边欣赏河滩枣林秋景。

仲秋的枣林已不似夏季那么杂乱,人们已将林间的杂草、藤蔓、孽生苗清理一空,再用菜筢把河滩地耙得平整松软了,用扫帚扫去枝叶,抹平地裂缝儿、小鼠洞,就等着好天气邀约了在外的儿女们一同回家打枣呢。

“今年枣子成了,多少年都没结过这么多,所以我不急着打,等在树上绵软了卖干枣,能多卖不少呢。”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一位大妈一边耙着枣园空地,一边解释着她不急着收枣的原因。

枣林里枣树一棵挨着一棵,横成排,竖成行,枝头交互,却是你三棵我五棵分属不同的主人。

“你看,脚下整出的地畦儿有的方,有的狭长,有的扇形错互,这就是标记。还能认错么?”

妻子恍然大悟。

“枝头交互,要是两家同时收枣,岂不混了?”

“不用担心。你瞧,打枣的这些家,热闹么?一人打,七八个人捡拾才忙得过来。大家就近结伴,今天给你家打,明天给我家打,错开了时间,还保证了足够劳力。”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这句话,我直到现在才感悟得淋漓尽致。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吃枣,自己随便拾。”

正行进间,一位大婶忽然和蔼可亲地喊道。

“哦。不……”我吃了一惊,定睛一看,不认识啊?

大婶一家四代六人正乐呵呵地打枣,有说有笑。儿子正岔开双腿,踩在两个枝桠上,用长长的竹竿钩子钩住枝头,上下狠劲地摇晃,红彤彤的枣子便在空中跳跃飞溅,变作核桃般大小的枣雨唰唰泻落下来。

“哎哟……下冰雹喽……”

小曾孙在枣雨中穿来穿去,大婶乐呵呵地合不拢嘴。

“这死丫头!哎——”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枣雨过后,大婶会同两个孙女、儿媳一字排开,齐头并进,地毯式向前推进捡拾。小曾孙也学着大人摸样,有板有眼地帮着大人捡枣。于是,一边儿相枣红彤彤满地,一边儿泛白的河滩地在身后扇形般扩展开来,愈来愈大。

“快来拾枣吃啊?别光站着。”

大婶见我们不动,重新肯定似的气长地说。“别把自己当客人,都乡里乡亲的。”

为了不拂大婶好意,妻子加入了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惬意地体验打枣的乐趣。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平素大家难得一块儿,儿孙们都有自己的事,有的在城里打理生意,有的在康桥奶厂上班。这不,刚好赶上放假,枣子又熟了,就把大家都喊回来,好给大家个念想啊。”

得知老人儿子康桥奶厂上班,大家须臾亲近了许多。老人孙女忍不住还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

原来老人一家过去在康桥北周生活,后来祖上不在了,又搬回任张生活。“这么论,咱还是乡党呢?”

我知道,这么一个不经意的故事后,肯定会有一段心酸的往事经历,没敢再继续这个话题。

“一个树就能打这么多枣,要是带到城里批发了卖不少钱呢?一斤现在都卖到快十块啦。”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还卖什么啊?如今社会好啦,儿孙们都有干事,家里不缺这俩钱儿,打下的枣子,让孩子们带给亲戚朋友,虽说有五棵枣树,每年都不够送人呢?”

“我婆总惦记着亲人,一棵一棵树上的枣子都有数呢?”

一家老少都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老人满脸的幸福。

“不早啦,该告辞了。”

“再装些。”

老人一家人亲近得一再让了又让,倒教我们不好意思起来。

(原创)打 枣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转上崎岖蜿蜒的林间小道,太阳透过浓荫洒下细碎的光斑,满枝满树的枣子婆娑而来,或粗或细的千年相枣树恍若老人一家四代老少,看起来是那样地叫人倍觉亲切,倍觉亲近,仿佛前世今生见过似的。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