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 大  

2014-11-04 13:40: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我 大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 博友资料图片,感谢,图文无关 )

  

我大是一个清贫的人,却总是能让我出其不意地感知刻骨铭心般的温暖。

那还是一个乍暖还寒,穷得不敢说社会不富裕的年代,否则就是给集体给国家丢脸抹黑。为了养活家人,大早早学会了杀猪宰羊,帮邻里做厨活,劳累一天,常常能用衣不裹体缺袖短襟的破旧衣衫捎回一些残羹剩菜来,放进锅里,兑上水,一勺把搅匀了,全家人一块儿打打牙祭。

大往往用衣袖抹抹嘴,“我吃过了,给孩子们多盛些,正长身体呢。”

我们孩子过了瘾。大和妈谁也没动筷子,那少得可怜的一丁点儿油花儿,都不够给孩子们塞牙缝的,妈知趣地乐呵呵地陪着大望着争得你死我活的一群孩子咽口水。

 

(原创)我 大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岁月艰难,却总是义无返顾地滚滚向前过着,直到我进了高中,家里的日月还是不见半点儿好转。

都说富人怕热穷人怕冷,此话不假。后半晌,天气突变,阴沉沉的天空忽然挟裹着凛冽的寒风飘起了雨夹雪。

我不禁愁闷起来,“照例下午该是住校生背干粮的时间了,若强行冒着雨雪回家,仅有的一双布鞋肯定保不住要损毁得不成样子啦,顾了嘴肯定就会没有了穿的。”我再也清楚不过自个的家境了,孩子一双鞋是必须要穿够一年的,家里决没有富余的预留供我们奢侈。我不禁悲凉起来,眼睛不争气地滚出了泪水。

忽然,窗口印出一颗熟悉的花白了头发面目苍老的头颅来,那是大。

我匆忙跑出教室。大依然衣不蔽体,落满雪花的破旧夹袄打满了补丁,他努力地用手抻着衣角,一对黑黢黢的裤管儿高高挽起,光着的脚丫深深地扎进雪泥里,裸露的削瘦的裤管儿不住地哆嗦着。

 

(原创)我 大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变天了,怕坏了鞋子,你妈让我早早给你送来御寒的衣物和干粮。”

“等等,我去给您倒口开水。”

接过这雪中送炭的天物,我顾不上大的一再推让,毅然冲进风雪里。

我端着热气腾腾的洋瓷缸子,只为让那寒风中的大爱不受冰凉,让那雪泥里的脚丫保留一丝温度。我那亲爱的人,我那艰难岁月里的精神脊梁,不等沐浴我那卑微得微不足道的爱的回报,雪影风雨里,便没有了他那熟悉的身影。

我没有流泪,不再抱憾。像大一样坚强地活着,坚强地挣扎,坚强地呼吸,坚强地忍耐着,当冰雪变成难耐的酷暑,我考上了大专。

乡亲们为我欢呼,宗室为我能够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大却变得沉默寡言,整天毛懆懆地,始终高兴不起来。

终于有一天,大下定了决心,悄悄带走了家里仅有的一袋粮食。

晚上,大带回了一块亮晶晶的蝴蝶牌手表。

“娃儿,跟大苦了一辈子,带上这块表,咱也挺起胸膛,堂堂正正地做回人。”

 

(原创)我 大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后来,妈说,为了这块表,大卖了家里最后一粒粮食,还找人凑了些钱。

再后来,家里的日月如何维系,借的那些钱又是如何还上的,妈没有说,大也始终不肯说。

那块表,后来我一直带在身上,时时警醒我德恩于亲,时时激励我自强不息。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