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老汪卖瓜  

2014-02-17 14:36: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汪卖瓜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 博友资料图片图文无关 )

 

老汪从没有种过瓜,却喜欢“偏方气死名医”地四处卖拍,常常让处心积虑者枉费心机,惹人不爱。

这不,瞅见大伙儿聚在院里纳凉,乡长小姨子悄没声息地凑了过来。

“哟!大伙儿都在呢,光说话多没意思啊,我给兄弟姐妹们来两条谜语猜猜看,活跃活跃气氛嘛。”

“好啊。”正闲得无聊突然就飞来个大美女,就像酷暑时忽然逮着了股凉爽的风,大家心里倍儿爽。

“草地上拴了一只羊。猜一种水果出来看看哦。”

“……”

“草莓嘛。”见大家绞尽脑汁大半天不吭声,眼看要冷场,美女忙公布了谜底。

“怎么会是草莓呢?”

“草被羊吃了,不就没了嘛。草没(莓)!”

“怎么还有这样的,是我脑残了还是社会变化太快了。简直防不胜防啊。”

见大家来了劲,美女暗自得意,又抛出一句,“再来个试试,要不要?”

“试试就试试!”

“还是草地上拴了一只羊。猜一种时下流行行业的名称,看谁猜得快哦。”

“保鲜(险)!”不知什么时候半路里突然杀出了老汪,不等大家思考就一口报出了答案。

“对!”

“老汪咋恁灵醒些,不用猜都知道谜底是啥哟!”

“没了为啥说这里全坐了一堆瓜娃哟些,那还用猜么,也不想想美女是干啥吃的?卖保险的,当然三句话不离本行么。”

一语道破天机,大家猛然回过味来,这个借口倒水那个借故上厕所避瘟神般地四散离去。乡长小姨子精心构筑的推销策略眼看就要成功,却猛然被不请自到的老汪搅了局,不由阴了脸,狠狠地挖了老汪一眼,悻悻而去。

自那后,乡长小姨子足足有成个月对老汪熟视无睹,老汪还没闹清白人家为啥不待见自个儿。

不待见就不待见了罢,谁还离不了谁。谁知乡长却突然跟老汪热络起来。

原来是乡长最近遇到了烦心事,正愁得老虎吃天没处下爪呢,知道老汪颇有些邪才,就悄悄召见了老汪交了实底儿。这不年年统计棉花面积么?你是知道的,各乡都是可着劲儿往高里报,结果报冒飚了。上面外贸任务完不成,市上就按上报面积定任务,人家还算客气,不跟你较真儿,折半拦腰砍,要求只缴够四分之一的棉花实物就算完成任务了,完不成就一个字,罚!要是都罚完了咱这一院子人吃风屙屁呀。能用的法子都用遍了,乡里查封了所有轧花机,高压打击私人收购,要求乡村干部、各学校老师每人拿200斤完棉花的票据来才能上班,而且只认算在本乡任务的票据,于是全民动员,好多干部老师发动亲属连预留纳被子的新棉花甚至老套子都充数卖了,还是不够嘛。现在倒好,乡里村里干部和老师想着法儿都把票拿来了,可乡里任务还差一大截呢。好在有高人指点,听说只要活动一下棉站的人,把社会零散收购量记到咱账上,任务就差不多,至少能少罚些么。

“老汪啊,听说你跟棉站人熟,路子广,兄弟前途命运就全托在你手里啦。”

老汪第一次觉着在单位的分量还是蛮重要的么,于是跃跃欲试。“我试试,尽最大努力,万一辜负厚爱,领导还要包涵哩。只是活动嘛,肯定是要花销的……”

“这个不用担心,一切为完任务让路,保任务!”

老汪果然不辱使命,乡长桌上的棉花收购进度一路高歌猛进,乡长阴郁的长脸渐渐有了喜色,老远就冲老汪笑。老汪成了乡长面前的红人儿。毕竟棉田面积出入太大了,胎里有了毛病,拧尽棉站海绵里的水分,任务还是差了一截。乡长咬咬牙,忍痛割爱从有限的经费里切下一块肉,赶在时限前从新疆买回一批棉完了任务,总算交了差。

老汪拿着一叠票走进乡长办公室,乡长阴沉着脸每签一张票一句一个“吃他妈个×”,心里虽然不乐意还是签了字。但不久,老汪莫名其妙地被公布缺了一次岗,罚了五十元。

(原创)老汪卖瓜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老乡长走了,新乡长来了。老汪欢天喜地,表现得格外殷勤老道。

一日,乡长一脸正事密会老汪。

“老汪啊,这个冬天你就不用来乡里上班啦。”老汪猛一激灵,慌得不知所措,须臾间面红耳赤。乡长忙换了笑脸,“莫急,莫急嘛,听我把话说完。”

“原先咱奶厂为巩固奶源,不是放出去了一批低息扶持款鼓励奶畜养殖嘛。期限到了,老有一部分因这原因那原因拖着没收回来,有的甚至牛都卖了还还不了款,乡上亏空太大了。现在就死马作活马医,你协助厂里收款,这一个冬天不再给你安排其他活路。”

老汪觉着这是一趟好差,日急慌忙的愁脸登时绽成了一朵花儿。

老汪下去,抡开手脚,既是侦察员,也是战斗员,斗智斗勇,红脸白脸轮番上,相面做套解套变现收款一条龙。

走进一家,穷得叮当响,只剩下老头老太,一方寿材。 “牛呢?”“卖了。”“钱呢?”“给娃娶媳妇了。”“那债呢?”“娃不管。”“这哪行?”“我找他去。”“没用,娶媳妇是老子应尽的义务,儿不孝是我们没教育好。” “你不管。”老汪找到儿子家。“家里借奶牛款的事你知道么?”“知道。”“为啥不还?”“不是我借的,谁借找谁。”“那我们只能抬你爹的寿材了。咱定好日子,叫上锣鼓家伙,请上你们家亲戚,光明正大里抬,这是讲究。”儿子蔫了,嘴里嘟囔着“公家事还那么认真”,临走时还是极不情愿地清了账。

遇见躲账的,明明约好,你去了一连十天半月不闪面儿,就得三番五次地跑,回回都有踏杂花销。还有三角债的,老汪就要帮着各方说事儿,好不容易各方说通了,就得赶紧跟进现场了事,否则会人走茶凉前功尽弃。遇到实物相抵的,老汪就帮忙找下家,变成钱财入账。遇到确实难畅的,老汪建议只收本金。起先厂里不同意,问懂下的窟窿谁补。老汪据理力争,“这样的主家能收回多少先收回多少,让个人情也好,总比一分钱收不回好吧。”厂里没主意了,老汪于是自作主张了事,皆大欢喜,缓和了催缴双方矛盾,给后面收款铺平了道路。

后面的款子越来越难收,出去成周半个月,费时费力几无进账。乡长一拨拉,算过补助踏杂费用,收支相当,没有多大脾气,等于一冬白忙活,于是赶紧叫停了收款活动。

老汪的认真劲是出了名的。刚到乡里那会儿,老汪拉我去棉田测产。他让我去从一行里一连数了十五株棉树的棉桃,一一作了登记,再接着数相邻的第二行、第三行……然后平均,折合每株、每行、每分、每亩棉花的产量,那个认真劲儿,简直可以媲美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研究。后来我还听说了老汪年轻时因为认真惹出的一件趣事,正是那个传闻成就了他从村里来乡里工作。来乡里前,老汪是村里广播员,每天七点准时广播雷打不动,以致人们形成一个习惯,学生听见广播起床上学,村民听见广播起床下地干活,媳妇婆婆听见广播起床买菜割豆腐,闹钟一样儿准。有回老汪出外,临时把广播托付给村里另一名干部,没想到这家伙误了事广播迟播了两个点儿。老汪赶回时,村人逢着就问,“你早上不在么?可把娃娃害苦了。”“咋啦?”“娃娃听不到广播声睡过了头,罚站娃娃在学校门口站了一溜溜。村人听不到广播声,耽误了上工。媳妇婆婆听不到广播声,错过了买菜割豆腐。”这次意外,让老汪哭笑不得,自我感觉自己的工作对群众生活还是蛮重要的嘛。下乡的乡长得知后,连夸时下这样的好干部确实难得,一激动把老汪带回了乡农技站,在乡里安排工作。

(原创)老汪卖瓜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老汪小脚勤,悟性高,好助人。不管谁遇到难畅事,干过的没干过的,悟着试着也会帮你解决。有回跟媳妇闹别扭,我一赌气出了门去河沿散心,河水清清波光粼粼,水头卷着柴草舔着河底,逢山开路遇水填桥。遇到坑洼地方,细流齐心协力迅疾灌满,又涌着柴草泡沫儿一路欢歌滚滚东流;遇到小丘山洼,细流极具耐心,随弯就弯,随波逐流,笔直的身姿扭曲得曲折迂回,始终向着远方的目标,一路前行。水头远去,河面丰满起来,海纳百川,滋养万物,蒹葭摇曳抽绿,鱼翔浅底嬉戏,鸥鹭振翅交欢。噫!大自然的灵动莫过如此。顿时心中豁然开朗,任仕途进退争多论少家长里短又能几何,融入自然方能释怀天地。忙回转身返回小院。门关着,我用力敲。“笃笃——”声不绝于耳,久而不开,我不由怒上心头,一脚踹开了门,随着“咔嚓”一声,锁扣连同门框上的一片木片咣当落地。房里没有人,并不是媳妇置气不开。我好不懊恼,门怎么关上呀?我连忙向老汪如实相告,紧急求助。老汪笑了,“哎!你们年轻人啊!沉不住气,只图一时之快。”说着拿了杀猪刀、木条、铁钉、钉锤一应家具,相端了半天,把撕裂的门框成块儿切割削平成槽状,再将切好的新木块儿囫囵地镶进去钉死,用手摇了摇,确认结实无疑,再重新装了锁扣,于是一切完好如初。妻子竟然没有发觉,我不由对老汪佩服得五体投地。

混熟后,老汪不再把我们几个年轻人当外人,说话口敞得很。有时正聊着聊着,突然冒出一句,“女人还真怪,咋就爱枕着男人胳膊睡觉呢?”然后一个人偷偷地窃喜。那时我们都没成家,不得奥妙。第二天,又一脸煞气。“过不成了,过不成啦,没法再过下去了。大不了了离么!”闹得我们对懵懂的婚姻不知是该爱该恨,也不知该怎么劝他才好。又过了一天,他又一脸生气,灿若桃花,喜气洋洋得合不拢嘴,仿佛换了个人儿似的。“女人这东西还真怪,就得你哄着,咋哄咋亲呢!”我们就大了胆儿骂他好了伤疤忘了痛,活该让老嫂子作践。他只嘿嘿直笑,不等天黑就早早窜了。“哎,重色轻友的家伙!”我们面面相觑,爱咋咋地,不管了,坚决不管啦,不再与他同悲同喜。

凭借勤谨细心,任劳任怨,耐得颇烦,老汪管上了乡政府后勤和后厨要地。那时乡里的伙夫大多为村里的乡土厨师,手上都有些勺勺功夫,难免得会有人惦记。这个说,得空了帮我做回席面么?要待客啊。那个说,啬皮么,好手艺都舍不得让人尝尝,毬长毛短亮亮相么。这有啥舍得舍不得的。刚蒸出来虚腾腾白生生的绵软筋道热馍馍,掰开了趁热夹上刚出锅的烩菜。百味抓心啊,一个字,好!绝!这个老汪好歹多少也懂些人情世故,官摊子只要不越外通常也睁只眼闭只眼,话赶话撵到那儿了伙夫不给个馍馍也下不了台么。怪就怪老汪人勤勤,觉少起得早,发觉伙夫竟老隔着窗户给打牙撂嘴的女人偷着递馍馍,有回竟然一大早揉着睡眼惺忪的黏眼从外面进来,估计没干好事,找了个茬儿断然辞了伙夫。后来,那伙夫果然就跟夹馍女跑了。

老汪不老竟也瞌睡少,睡的迟起得早,常拖了一把扫帚满院里扫,难免会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比如谁一大早从谁谁房里出来了,谈恋爱的大半夜了还不走啦,苟且厮混的闹不成事啦,办事的顺手带走人家东西啦,惦记偷窃政府院的贼娃子无奈转点了等等,人们对小院里这个“火眼金睛”爱恨有加,恨铁不成钢,却横竖挑不出毛病,只能偷偷摸摸躲着走。

怪就怪老汪聪明反被聪明误,不该给人家送醋。老汪管官灶,那个认真劲啊有比灶火爷,造假的不敢来,缺斤短两的自动避得远远的,伙夫别想浑水摸鱼。但他懂得如何笼络人心,时常买块毛巾啊肥皂啊洗衣粉啊口罩啊桶袖啊什么的小恩小惠买面伙夫,让伙夫心里始终知道什么该干什么不该干而又心照不宣,所以俩人配合默契,大灶办得有声有色。

(原创)老汪卖瓜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临近年节,别的灵醒干部烟啊酒啊什么的与领导走动,以谋仕途。老汪想领导应该什么都不缺吧,唯独调料不一定能买到真的,你看满大街假醋、假酱、假酒什么的,有几样真的,甚至一些人的良心都不那么真了,不由眼前一亮,于是特意交代一送醋的备桶上好的粮食醋来,赶在年节前悄悄送了去。领导与往常并无异样,热情地招呼老汪喝茶抽烟,谈笑风生,大有自己人的感觉。谁知一回报账老汪就明显觉出了不对劲儿。那是一回晚上群众举报辖区窜入三名疑似通缉犯,上级政法公安部门连夜驻点排查搜捕,指挥部就设在乡府大院,时间直过了午夜凌晨。有人交待办一些方便饭食,老汪觉着事情干系重大,忙屁颠屁颠地办了。最后在一工地终于找到群众举报的那三个人,原来是外地流入民工,解除排查,特别指挥部才撤走。老汪作了账去报,却没人认。“谁让你安排的?”“不是说领导叫准备的吗?”“谁说的寻谁去。”老汪呛在了那里。事后不久,遇到机构改革,清退机关临时工,老汪一抹到底,直接回家了。有好事者分析,“古人尚且都知道‘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的道理,老汪一灵醒人怎么就那么糊涂呢,送什么不好呢送醋。自己买的还是蹭公家的,谁能说得清?借花献佛,容易犯忌。撇过这层,单论这个送醋举动的寓意,是祝贺人家呢还是恶意讽刺?也会招人嫌!”可怜的老汪,送醋时可能仅仅只为表达朴素的雪中送炭同事情怀,没想到醋里的味道竟是如此复杂。

老汪老了,儿子都有了儿子,就随儿子去南方照看孙子。时间久了,儿子进家总是长吁短叹,“烦得很——烦得很——”老汪受不过,以为是儿子借故指桑骂槐地弹嫌自己,一怒之下回了渭北老家。

老汪走了回南方,经见多了,索性把家里土地流转出去,在县城办起了劳务信息部,人手匮乏时也兼职零工帮用人单位救急,也介绍别人务工,小生活过得巴适巴适的。老伴没了后又重新找了情投意合的老伴,为了支持老汪工作,老伴还特意为老汪买了电摩,出入成双成对的。

(原创)老汪卖瓜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见到老汪的时候,我们是在碧绿的草坪里,他正在给草坪清除杂草,向我谈起别后的幸福往事。看到渐行渐老的老汪,纵横的细纹悄悄爬上他沧桑的面庞,恍惚里我忽然觉着老汪就是那草坪里的草芥,虽然不会长成参天大树,却在自己的天地里保持了大树所没有的旺盛生命力,虽然不为更多的人看见,却依然快乐着自己的快乐,幸福着自己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