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瓜的博客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关于我

性格中等,喜好摄影、旅游、写作,喜欢在空间里与博友交流,体验自然风趣,感受历史文化。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怪 圈  

2014-02-24 13:27:1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怪  圈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 博友资料图片 图文无关 )

  

汉水流经秦巴腹地,在山湾里曲折迂回,绕了一个很大的弯,长年累月,把山梁冲刷切割成两个环抱的宝葫芦。不知何年,有位老道打此经过,忙甩动拂尘正襟危坐,躬身闭目,嘴里念念有词,“这怎一双宝葫芦了得,分明就是那山水环抱的太极么,正可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啊。”至此,小县城得名太极县。

土生、金生和木乡长

汉水而下十余里是一个偏僻的小镇,汉水在这里拐了个弯,淤积出一片平坦的月牙形地面来,人们在这里建立酒肆货栈作坊,设立客舍驿站茶炉,每逢集日,人山人海,山货琳琅满目,驮运牲口络绎不绝。

湾里乡政府就驻在小镇,土生和金生是乡里新来的两名年青干部。土生生得天性木讷腼腆,孤言寡语,喜好清静,却写得一手好文章。金生天生活泼好动,喜好热闹,聪颖里透着股精明。

同样一件事,俩人处事风格迥然不同。譬如,林业局要求搞杂果林规划,土生搞得星星点点,犬牙差互,图纸报上去几回都过不了关。换了金生处理,沿河一片红,一次过关。土生还认死理,气不过,“那些地方明显不是杂果适生区么,不应当纳入规划。”木乡长拍拍土生,语重心长地说,“咱们搞的是政治,不是学术。你书生气该改改了。”土生一时木在那里,半天转不过弯来。

(原创)怪  圈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一年后,金生成了湾里乡林业办主任,土生仍是一般干部原地走。一位相好的村干部提醒土生,“有时乡长叫往东走,你就该往西哩。你看,乡长安排跟群众过年,你老实得进了农户,而金生一扭头直接进了乡长家,难怪年终了你拿到的是红本本(荣誉证),金生拿的却是任命书。”土生又木在那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在瓜人有瓜福。不久,县委办传下话来,想调土生去当秘书。木乡长听说,连忙找来土生,“土生哇,这几年干得不错么,早就想重用你一下哩,安排你去党政办搞文书,可别五花六花,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啦啊。”土生不知如何是好,进一步吧,自己没人,县委办去成去不成还是两可呢,闹不好还会白白错失进党政办的机会。“去!为啥不去呢?你刚走乡长就给县委办打电话,说你啥都好就是有点软,怕拿不动活路哩。他向组织推荐一个,就是他亲戚么,人家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你为啥还留恋这里呢?好在人家坚决,只要你,说以后需要人再考虑乡长推荐。”听了电话员朋友的话,土生才坚定下来,终于进了太极城。

火生

湾里乡隔壁儿就是湾里乡中学,这里也不是什么清静之地。

这不,刚刚一大早儿,火生就怒气冲冲从校长办公室出来,而且还撂下一句话,“要是我这回职称过不了,别说我把这些年的事儿都捅出去,大不了我不要啦。不过都别想过!”

火生说得出就做得到,这点校长毫不质疑。

火生是个直杠杠人,你走得端行得正,她敬仰你佩服你,打心眼儿里都会尊重你;你处事公道正派,她非但会不讲条件地支持你,而且还会是教学一线上的一把好手呢;而你一旦有猫腻,有不可告人的什么事儿藏着掖着搞不正之风,她也会马上跟你端立起来,倒核桃倒枣儿般把你的丑事当众揭出来,让你见不得阳光。为此,好多校长私下里就说,“要想好,防上级防记者防火生。”

(原创)怪  圈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那些年,教师职称是跟工资直接挂钩的,同时参加工作的,仅仅因为职称差异工资差距从原来不足二十直逼四五百元,而且还是每个月收入的差距,一年下来相差五六千元呢!这个账,所有老师不知在被窝里算了多少遍。于是,就有人总想越过别人早早拿到职称,向校长打招呼的,额外搞到指标直接指定到人的,跑门请客送礼送现金的,拉着校长洗脚美容旅游抢着结账的等等不亦乐乎。有的招呼校长得罪不起,有的事情校长经不起诱惑,有的校长提前中了人家圈套绕不出来等等不一而足。反正竞争之激烈由此可见一般。听说有一位女教师年纪大了职称早该解决还迟迟解决不了,人都急疯了,整天神神叨叨地对人喊“职称都给他爷他婆了”。所以,火生职称评定年限一到,赶紧儿就早早给校长打了招呼,好让各方都消停些,免得白花了冤枉钱。

校长不敢惹火生,圈里“雁过拔毛,河过夹水”的事多了,你晓得火生知道多少?更要命的,火生的丈夫就在湾里乡工作,这些天正忙着搞征地拆迁,是乡长的左膀右臂。闹大了,谁都不好收场。但这么白白便宜了火生,又不落忍儿。于是,火生申报时,平白无故会遇到更多的谁谁不在啦,表格又填差了,需要的证件不全啦等等麻烦事。火生硬忍着没有爆发,直到有一天乡长打来电话,“校长啊,我看火生男人最近不在状态啊,实在顶不住了准备抽你来帮我搞征地拆迁!”校长贼猴,一路绿灯,成全了火生,才没逼火生闹出更大的事来。

水生

跟火生不一样,水生是属水的,有如门前的汉水河一样,随弯就弯,随波逐流,因势变形,适而生存,所以往往水到渠成,一切都在静悄悄里完成。

水生跟火生打麻将,通过火生结识了木乡长妈,就一个劲儿放和,几乎成了放和专家。火生就纳闷了,水生不是慷慨大气的人啊,为啥输了还一个劲儿直乐呢?有次水生因为一局牌别人悔了一次输了,就抓起牌照直摔到人家脸上。经过几次,火生逐渐瞧出了破绽,只要木乡长妈在,水生准输,就不再与水生打牌。

火生再遇到水生的时候,水生已经成了木乡长妈的干女儿。常见水生在院里搀着干妈楼上楼下,倍加小心,闹得木乡长一干子女好像不是亲生似的。

(原创)怪  圈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木乡长妈病了,水生俩口儿忙前忙后,昼夜伺候,连同室病友都羡慕嫉妒,“您真养了个好闺女!”不久,木乡长妈给儿子下了死命令,水生于是调进了湾里乡。令火生也羡慕不已,“水鸡攀上了木凤凰,不下蛋都不由自个儿了。”

木乡长父亲做寿。水生毫不犹豫,一个豪华型大蛋糕抢尽风头,一封数千元的大红包比亲闺女都沾着亲。水生的丈夫又从偏远小镇进了太极县一个洋火的事业单位。

木乡长父亲病故,水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就去请教火生。火生不屑一顾,故意说,“那还不得披麻戴孝,一步九叩首,抬上九桌花饭哩。”水生果然照办,还每桌饭额外加一千元的礼金,夫妻俩披麻戴孝,一步九叩首,鬼哭狼嚎着涕泪交流,就跟死了亲爹似的。感动得木老太太也抽抽噎噎,跟着恓惶,就算是装吧,装过九回也就成真的啦。水生跟着木乡长双双调回了太极县。

水生万万没有想到,中央反四风的劲风在偏远的秦巴小山区也刮得如此猛烈。木乡长出事了,水生岂能波澜不惊,心急火燎地去找火生。“我该怎么办呢?”“凉拌!”火生斩钉截铁得不容置疑。

火生见到水生的时候,水生又一脸春风得意。据说,在牌场上,水生又遇到了金乡长的亲爹,也许再见到水生的时候,金乡长的亲爹又会多一个干女儿呢。那事儿谁能说得准呢,也不会有人能说得准。

(原创)怪  圈 - 木瓜 - 木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1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